广西快3人工计划群-共青城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娱乐新闻明星绯闻首页>>港澳台新闻>>正文

交通暴徒-两宗交通意外附近的交通灯都是在周日遭暴徒破坏

北京住宅土地新规

遊客路人:人車爭路「分分鐘冇命」

內地旅客章先生稱,自己拖着行李箱已不太方便,再沒有交通燈指示,很擔心過馬路會有危險。「現在沒了燈號,路人都要跟車輛爭路,覺得很危險。」他本打算在旺角一帶逛街,但現已放棄。

人車爭路更是考起巴士司機。黎兆聰稱,由於交通燈受損,有途人在車陣中穿插過馬路,司機需要打醒十二分精神。「今次情況比以往更嚴重,十字路口嘅交通燈都被打爛,前後左右都可能有車過嚟,我哋好似摸住石頭過河,真系要好小心」。

交通燈等公共設施近月成為暴徒攻擊目標,至今已經有近500組交通燈被毀,單是剛過去的周日已經有100組交通燈遭惡意破壞或干擾,遍布彌敦道、廣東道、旺角道、佐敦道、亞皆老街及窩打老道等油尖旺區的主要交通幹道。

九龍接連發生車禍意外交通燈損毀,易生交通意外。昨日凌晨零時許,一輛104號路線九巴因示威活動需要改道,沿窩打老道往九龍塘方向行駛至亞皆老街交界時,懷疑因交通燈失靈與一輛空載回廠九巴相撞。意外發生后,兩巴車頭及車身嚴重損毀,玻璃碎散在地上,其中一輛車頭部分被削走。57歲巴士司機及三男八女乘客受傷,全部由救護車送院治理。

暴力衝擊過後,社區滿目瘡痍。周日再有100組交通燈遭暴徒惡意破壞,遍布油尖旺多個十字路口,直至昨日仍有93組未復修,嚴重影響市民出行,甚至威脅道路安全。昨日九龍各區塞車情況嚴重,大公報記者直擊昨日多區出現人車爭路險象,事故頻生。更有多宗交通意外,凌晨有巴士在亞皆老街與窩打老道交界相撞,12人受傷送院,不排除意外是由於交通燈受破壞引致交通混亂所致;昨午深水埗有女途人被私家車撞倒,現場交通燈同樣失靈。運輸署證實,兩宗交通意外附近的交通燈都是在周日遭暴徒破壞。\大公報記者 鄭文迪 陳文俊 突發組

大公報記者昨日視察現場所見,由豉油街至亞皆老街一段彌敦道視察,短短約300米,已有三組交通燈受到不同程度破壞,有的燈號膠片被打爛,有的甚至電線亦被拔出剪斷,全部未能使用。市民只能目測車流,憑感覺判斷可否適合過馬路。其間險象環生,一不留神就險與巴士、貨車擦身而過。有市民不滿示威者四處破壞設施,亦有市民大呻交通燈遭毀過馬路十分不便,「都唔知過唔過好,搞到好似要同啲車斗快咁!」

從旺角站走到亞皆老街的黃太稱,沿途彌敦道數個街空的交通燈均告損毀,「梗系唔方便啦!有時都唔知過唔過好,搞到好似要同啲車斗快咁!」她又稱有交通燈被破壞至電線外露,「好地地一支交通燈,搞到啲電線飛曬出嚟,畀我系遊客,見到都覺得感覺唔好啦,又唔系打仗!」

圖:阿健氣憤自己的出行權利被暴徒剝奪

「都唔知過唔過好,搞到要同啲車斗快!」彌敦道沿途交通燈號慘遭暴徒毒手,對路人車輛帶來極大不便。在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的梁太表示,雖然在交通警指揮下,現場交通未至大混亂,但對長者就好唔方便,「老人家反應冇咁快過馬路就好危險。」梁先生則表示,沒有出現混亂是因為交通警指揮得當,但並不代表未造成影響,出事分分鐘會冇命,冇事只系好彩。

另一宗意外發生在深水埗。昨日下午近一時,有女途人在黃竹街、荔枝角道交界被私家車撞倒,現場行人過路燈沒有亮燈。有街坊指出,部分轉彎位可能是司機看不到的「盲點」,交通燈失靈,非常危險。

小米旗艦店遭惡意燒毀此外,周日有眾多商鋪遭暴徒惡意破壞。位於創興廣場的小米手機旗艦店,周日被暴徒惡意縱火,濃煙一度升至四、五層樓高。昨天所見,店門卷閘被燒至變形坍塌,走近門口位置便聞到一陣濃烈刺鼻的燒焦味道,途人紛紛掩鼻而過。店內亦是一片狼藉。機器、家俬東歪西倒,恍如被颱風吹襲過一般。

同樣遭暴徒大肆破壞的還有北京同仁堂及「優品360」,同仁堂門口展示櫃玻璃全被打爛,店內用以擺放藥品的櫃位亦全被毀,鋪面現時用木板圍起,維修工人不停進出搬運物資,短期內恐怕無法開門恢復營業;「優品360」則被木板完全封住,未能看見內部情況。

巴士司機:一轉車行咗三個幾鍾「一轉車行咗三個幾鍾,出咗車都唔知幾時返到嚟,你話點搞?」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九巴分會主任黎兆聰引述工友經歷稱,由於十字路口的交通燈都遭嚴重破壞,油尖旺一帶交通嚴重擠塞,行程時間倍增,以往需時約1小時45分鐘的車程,昨日行了逾三個小時,「塞響路上郁都唔郁,口渴又尿急,生理同心理壓力都好大?」。

運輸署透露,交通燈被破壞情況嚴重,已在加緊維修中,但維修需時,呼籲駕駛人士和過路行人加倍小心和忍讓。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昨日呼籲所有市民愛護交通設施,不要破壞。

圖:暴徒瘋狂打爛交通燈隨時釀成大車禍,傷亡慘重\路透社

記者陪同阿健走到旺角站快富街出口遭嚴重毀壞的唯一升降機上落處,阿健不禁嘆息:「我以前喺呢度搭升降機去大堂搭港鐵,但而家冇咗。」

店鋪附近報檔東主陳小姐稱,當日報檔剛巧關門,慶幸未受影響,但擔心店鋪會再被縱火,屆時難免波及報檔。她坦言不明白暴徒縱火的理由,認為所謂示威早已變質,「其實人哋都無辜嘅。你燒佢間鋪,同你爭取嘅訴求有咩關係先?而家好似逢中必反咁,已經冇道理好講。」

阿健認為暴徒破壞公共設施行為好自私,不顧及其他人的使用權利。「我好多朋友因為設施被破壞,唔敢出門,亦有失明朋友話路燈、圍欄設施爛咗,佢哋出行增加危險,會唔覺意行出馬路,以及喺燈位前冇咗過馬路提示聲響,令到佢哋唔知點算。」

患有小兒麻痹症的阿健(化名),自小使用輪椅出行。住在石硤尾的他,紅磡上班,每星期兩至三晚到旺角進修,港鐵是他出行主要交通工具。近幾個月暴徒屢次破壞港鐵設施,他被迫「逼巴士」,出行多了很多困難,亦多花了時間,「有得揀,我唔會搭巴士。點解(暴徒)要剝奪我搭港鐵權利?」

伤健人士:好多朋友都唔敢出门

今日关键词:北京住宅土地新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