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名驢友違規穿越卧龍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域時-保护区禁止-共青城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娱乐新闻明星绯闻首页 >>社会新闻>>正文

保护区禁止-14名驢友違規穿越卧龍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域時

【瑞银为猪言论道歉】

“7名驢友違規穿越大雪塘1人遇難”的消息經網絡傳播,引得眾多網友關註。其中有網友留言稱,就在幾天前,曾在某直播平臺看見這幾個人還在講述驚險的登山“經歷”。出事以後,不少網友擔心,現在很多網絡平臺推出的無人區生存挑戰直播用美景刺激網友的感官,並詳細講述各類求生技巧,誘導缺乏經驗的普通人涉險。

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目前仍有一些人通過論壇、直播平臺等渠道發佈帖子或視頻,中間穿插大量卧龍自然保護區的圖片和視頻,同時講解違規穿越的攻略,甚至還有人專門在網上售賣穿越卧龍自然保護區的離線導航設備,組織游客聚集進行違規穿越。

現狀 保護區重重設卡 仍有違規驢友冒險進入

針對有人心存僥幸違規穿越卧龍保護區的問題,四川卧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去年還曾在官方網站發提醒,近年來,在卧龍自然保護區開展徒步等戶外活動的“驢友”越來越多,少數游客甚至在核心區、緩衝區等禁止開展戶外活動區域違規徒步穿越,此類在禁止區域開展活動的行為不僅違反了《自然保護區條例》,對生態環境保護造成破壞,徒步人員本身也存在很大的人身隱患。

官方通報顯示,2019年6月13日,汶川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兩名民警與卧龍公安分局兩名民警一起前往高山現場進行勘察,同時組織了14名村民與公安人員一道上山,尋找和運送死者遺體。6月14日11時許,民警與救援村民到達報案地點。此時,4名驢友已自行下山,另有兩人返回案發地點。民警在完成案發現場的現場勘查後,於14日晚間開始組織遺體向山下起運。

近年來,違規進入卧龍保護區試圖探險穿越的情況並不少見。我國《自然保護區條例》第二十七條規定“禁止任何人進入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第三十四條明確規定,“未經批准進入自然保護區,由自然保護區管理機構責令其改正,並可以根據不同情節處以1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的罰款”。

卧龍保護區管理局表示,根據報警人提供的信息及點位坐標,初步認定該行為屬於涉嫌違規穿越保護區核心區行為,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有關規定。目前,公安調查和救援工作尚在進行中,王某某的死亡原因和整個穿越過程尚不清楚。

6月12日晚,戶外運動圈傳出消息稱,一支由7名驢友組成的隊伍在穿越四川卧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在大雪塘發生意外,其中一名女隊員遇難。6月14日,四川卧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證實了這一消息,並通報其中4人已自行下山,14日午間當地警方和搜救村民已趕到報案地,隨後又趕到案發現場開始起運遺體下山。7名驢友涉嫌違規穿越保護區核心區,相關調查和救援工作正在進行中。

根據保護形勢需要,卧龍將加強宣傳和尋呼力度,將及時發現和阻止違規徒步活動作為巡山護林工作的重要內容,在各進山入口安排巡山護林人員輪流值班,宣傳保護政策,勸阻違規戶外活動。

至於懲罰措施,如果沒有造成惡劣結果的,按照“關於未經允許進入無人區、景區的行政處罰”嚴格落實處罰;如果造成嚴重後果的,除賠償外,建議立法上增加故意穿越的違法成本,通過法律後果制約冒險分子。?

另一位在當地開旅店的村民向北青報記者介紹,雖然現在已經進入夏季,但卧龍鄧生溝等地的氣溫在中午時分僅能達到十多度,夜間則只有幾度甚至零下,早晚溫差很大。“山上氣候多變,地形複雜,剛上山的時候有可能是萬里無雲,瞬間可能就會飄雪。山上的信號也時有時無,很多人需要攜帶離線導航設備才能找到路。”該村民說,即使是當地人,貿然上山也可能被困在山上。“走過鄧生溝的一段路,再往上幾乎沒有路,就是生爬。”

公開報道顯示,早在2011年,就有9名驢友違規穿越卧龍自然保護區核心區遇險,當時整個阿壩州共派出1000人次參與救援。這9名驢友在3年內被禁止在四姑娘山景區從事任何山地戶外活動等處罰,並被處以500元至2000元罰款。

北青報記者獲悉,此次發生意外的7人隊伍從鄧生方向進溝。目前,游客經過同意可以到溝里順尋山裡的棧道徒步,最遠可以到名叫牛棚子的一個據點,但不允許向上攀登。

梳理 違規穿越卧龍保護區遇險事件多次發生

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近年來,驢友違規穿越卧龍保護區的事情多次發生,據當地統計,自2008年以來,卧龍公安分局已進行了十餘次搜救工作,每次都需要投入大量人、財、物。目前,仍有一些人通過論壇、直播平臺等組織違規徒步穿越卧龍保護區。律師建議由違規驢友承擔相關搜救費用。

此次參與救援的村民王勇(化名)告訴北青報記者,山上地形陡峭,基本是無人區,根本沒有路。即便是當地人也最多只在海拔3500到4000米的區域放牧,而這次出事的驢友則直接上到了海拔5000米的位置。

參與搜救的村民曾在接受當地媒體採訪時透露,遇難者遺體在一處一百多米高的懸崖下麵被找到。

北青報記者瞭解到,此次事發的大雪塘,號稱“成都第一峰”,海拔5300餘米。它位於成都市大邑縣、阿壩藏族自治州和雅安交界處,距成都市中心直線距離不到80公里。該山的北麓則屬於卧龍自然保護區內,有著目前唯一的攀登路線,但進入保護區需要經過嚴格的程序審批,通常情況下禁止入內。

2012年10月,14名驢友違規穿越卧龍自然保護區核心區域時,一名女性驢友落水溺亡,6名驢友被困。2017年10月,3名驢友違規穿越卧龍時被困,一名女性高反嚴重。經調查,該三名被困驢友未做登記備案,屬於違規穿越。三名驢友事後被處以每人5000元的罰款,並承擔救援隊民工工資和物質費。2018年6月,一名殘疾人企圖違規穿越保護區內的龍眼溝,被勸阻後仍堅持穿越,最終林業工作站報告當地派出所後,才將其強行遣返。

但從網傳圖片可以看到,保護區周邊的鐵絲網圍欄多處被破壞,部分自然屏障也沒能攔住“入侵者”的腳步。當地村民稱,雖然相關部門加強宣傳和巡邏,但仍有一些人尋找漏洞,他們對違規闖入的驢友很是無奈。

北青報記者聯繫到一戶組織成都周邊戶外游的商家,對方稱,組織到卧龍自然保護區景區內的鄧生溝等未開發區域。北青報記者詢問其違規穿越可能遭遇的處罰和安全問題,該商家稱,他們可以尋找沒有人巡邏的入口進去。“如果真的被抓到了或者遇到了危險,大家要一起承擔處罰等後果,因為我們是違規偷偷進去的。”

卧龍保護區工作人員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為防止外人違規進入保護區,當地在保護區外圍拉起了鐵絲網圍欄,並設置了眾多公告牌,上面寫著“禁止在四川卧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進行非法穿越活動”、“禁止翻越 違者罰款500元”等字樣。

7人違規穿越1女子屍體在百米懸崖下被找到

據四川卧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官網14日通報,2019年6月12日下午5時許,卧龍鎮派出所接到阿壩州公安局110指揮中心指令:有人通過衛星電話報警稱,有一行7名野外徒步愛好者組成隊伍正在卧龍保護區“大雪塘”徒步穿越。當日上午發現有網名為“江城子”的同伴失蹤,經過尋找後發現“江城子”已經死亡。隨後,死者身份確認:本名為王某某,女,重慶市人。除死者外,其他6名人員身體狀況正常。

觀點 律師:建議增加驢友違規穿越承擔的違法成本

此前,卧龍公安分局副局長劉麒麟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長期以來,卧龍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域就禁止人員活動。但從2008年以來,就陸續有驢友不顧勸阻,冒險穿越卧龍無人區。據統計,自2008年以來,卧龍公安分局已進行了十餘次搜救工作,每次都需要投入大量人、財、物。

但四川省林業廳野保處相關負責人在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示,根據現行的法律法規,對於驢友擅闖保護區核心區事件,很難對當事人進行有力的處罰,很多地方規定的很模糊。

調查 網絡上仍有人組織違規穿越卧龍保護區

王勇說,他們13日接到消息後上山,找了一天才找到出事驢友,15日又遇到了降雨,“路太滑了,根本下不來。”目前,預計16日,遇難者遺體才能被抬下山。“他們(驢友)隨便進來一次,我們要花上三五天時間才能完成搜救。”王勇說。

對此,陝西恆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趙良善律師表示,根據我國相關法律規定,政府應當保障公民的生命安全,在公民陷入險境時,應當第一時間提供救助。但是,如果個人明知險境,仍然以身犯險,或者故意嘗試危險行為,對於冒險的發生存在故意,在某種程度上屬於對公共資源的浪費。政府的資源是有限的,不能被惡意浪費,也不能因為個別人嚴重透支政府資源。因此,趙良善律師認為,針對民事責任,建議此後的立法上可以考慮,對一些情節惡劣的故意犯險導致救助當事人給予一定程度的責任負擔。例如,承擔一部分政府搜救費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