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性作业对学生的学习有一定的提高-社旗新闻-共青城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娱乐新闻明星绯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作业学生-惩罚性作业对学生的学习有一定的提高

古力娜扎取关张翰

他們有話說老師:後進生其實更需要得到關心對於「不得布置懲罰性作業」,老師普遍表示支持。廣州科學城中學老師洪浩佳說:「布置作業除了讓學生進行練習鞏固外,還是為了給老師教學反饋,老師根據學生的作業情況驗證教學效果以調整教學策略。如果老師布置內容單一、超量的懲罰性作業,除了帶給學生痛苦的感受並增加厭學情緒以外還能有什麼?而懲罰對象多數都是班裡的後進生,他們其實更需要得到我們的關心和耐心幫助。」

家長:希望少書面作業,多實踐作業

記者走訪市內多所中小學,發現目前廣州市中小學裡布置懲罰性作業的情況較少。相對地,有的學校採取按學生成績檔次來規定作業量的「正向激勵」措施,激勵學生努力學習力爭上遊。對於此《意見》,有的老師表示「懲罰性作業」難以定義,期待進一步細則出台。而家長普遍表示支持。

有的家長則認為,家長有義務教育和陪伴孩子成長,但家長沒有義務替校方完成教學任務。家長張先生說:「我支持假期家長跟孩子一起去圖書館、一起閱讀、一起做運動,我願意陪伴孩子學習和成長。只是希望不要再讓家長批改作業,老師批改才知道學生學習的問題在哪裡。」

廣州市黃埔華南師範大學附屬初級中學老師朱曉敏:數量可以作為「懲罰性作業」一個參照標準,比如五十一百遍的罰抄,從布置作業的目的上,已經不是為了鞏固學生所學知識,查漏補缺,單純為了懲罰學生,而布置作業。

記者走訪多數中小學沒有布置懲罰性作業事實上,此前「不得布置懲罰性作業」這個規定也被多個文件提到。去年12月,教育部等九部門關於印發《中小學生減負措施》(減負三十條),其中就提到「科學合理布置作業。作業難度水平不得超過課標要求,教師不得布置重複性和懲罰性作業,不得給家長布置作業或讓家長代為評改作業」。

廣州科學城中學老師洪浩佳:懲罰性作業一般會通過超量來達到「折磨」學生的目的。從而讓學生產生痛苦的體驗,為了避免再次獲得這樣的恐懼而不再犯。

此外,《意見》還提到「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對此,有的家長表示可以接受「檢查作業簽名」,但是代勞作業給家長帶來負擔。家有四年級小學生的家長譚先生告訴記者:「早就應該禁止布置家長完成的作業了。其實老師一開始讓家長監督孩子完成作業,檢查一下答案簽個字,我覺得很正常,我也可以了解孩子的學習情況。但是有的要求家長做手工勞動、演奏樂器、還要剪輯視頻作業,作為家長負擔也很大。」

對此,有的老師建議豐富作業布置內容及講評的方式。玉岩天健實驗學校老師孫彬說:「作業也要適時『投其所好』,作業大禮包最重要的是讓學生要吃得開心、愉悅。例如國慶假期各科的作業都是卷子,語文作業布置個假期親子遊覽彙報,讓學生遊山玩水,拍美圖,寫遊記,豈不妙哉!」

划重點什麼是懲罰性作業?疑惑廣州市康樂中學副校長:該《意見》是個綱領性、引導性文件,根據實際具體落實時可能會遇到一些問題。首先,「懲罰性作業」的定義是什麼?不明確也難界定。其次,教育基本原則之一就是「因材施教」,布置作業上也就會出現對甲同學是「正常作業」、對乙同學是「學業負擔」或「懲罰性作業」。

不過,也有個別學校存在布置「抄寫」作業來懲罰學生的現象,海珠區某小學學生告訴記者,曾因午休時不睡覺聊天,會被老師罰抄課文若干次。還有的小學生曾經因為英語聽寫作業不過關,被罰抄單詞50次。

對於「不得布置懲罰性作業」,多數家長表示贊成。家有初一學生的家長成小姐說:「布置作業的目的是為了讓學生複習當天所學知識點,達到練習,鞏固的效果。按我的理解,懲罰性作業多數是重複性抄寫之類的,這種作業沒什麼可取性。罰抄多少遍之類的作業,只會打擊孩子的積極性,做無謂的重複勞動。」

廣州市第123中學老師紀浩亮:懲罰性作業是以懲罰為目的,不尊重學生實際認知和能力水平及實際掌握情況而布置的作業,或者超量而無意義的懲罰性重複的作業。

廣州開發區外國語學校老師張偉智:學生抄寫新學的詞彙10次,不是「懲罰性作業」。他沒掌握,再抄10次,他還沒掌握,那第三個抄寫10次,是不是懲罰性作業?學生沒完成作業或者質量不高要重做作業,這本身就有一定的懲罰性。

小朱認為,這個按成績定作業量的方法很好,她說:「AB組的學生按照周測、大測等各種測試成績隨時變動,我這學期原本在B組,努力了一把,衝進了A組。老師鼓勵我們努力學習衝進A組,同學們都以在A組而自豪,也會為此更加努力學習。而且,A組學生免除了抄寫類作業之後,學有餘力可以多做一些拓展練習。」

寒暑假學生實踐活動很豐富。圖為今年1月,荔灣區寒假消防安全教育體驗活動在廣州市流花中學舉行。實習生劉峻能

廣州開發區外國語學校老師彭延輝認為:「我支持不布置懲罰性作業。好的作業應該要體現一定的思維性和創新性,避免淪為抄寫低效的體力勞動。相反『過量』或者較為『機械』的作業,對學生個體來說都有一定的懲罰性。懲罰性作業對學生的學習有一定的提高,但負面作用會更大,學生花更多的時間敷衍,作業的意義就降低了。」

探討對於「懲罰性作業」的定義,廣州市名班主任工作室「朱穗清工作室」的成員展開了熱烈討論。

「不得布置懲罰性作業」方面,目前廣州的中小學做得怎樣?記者走訪市內多所中小學,發現目前廣州市中小學裡布置懲罰性作業的情況較少。小朱是荔灣區某小學四年級的學生,她告訴記者,現在學校已經不會布置懲罰性作業,而是「正面引導」,按學生成績檔次來規定作業量。例如,英語課上,班裡的學生按照成績劃分AB組,成績靠前的學生進入A組,日常作業上,A組學生比B組學生會減少抄寫單詞等基礎性作業。此外,記者了解到,部分中小學語文和數學則根據學生期末考情況來確定作業量和作業類型。

對於《意見》,成小姐表示:「我更關注實踐性作業,希望少書面,多實踐。比如學算數,可以給學生布置,和父母去超市購物,以算賬的方式讓學生從生活實際中學習,而不是死記硬背或靠刷題。」

信息時報記者陸明傑攝□本版撰文信息時報記者龐澤欣《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近日印發。《意見》提到了義務教育階段要完善作業考試輔導,杜絕將學生作業變成家長作業或要求家長檢查批改作業,不得布置懲罰性作業。

今日关键词:北京南站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