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及新氧与更美等连接医美机构与客户的美容整形电商平台-共青城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娱乐新闻明星绯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医疗平台-以及新氧与更美等连接医美机构与客户的美容整形电商平台

何雯娜否认怀孕

3、貸款門檻低。此類貸款辦理手續往往僅需提供身份證、認證手機號及銀行卡即可,通過專為醫療美容貸款打造的APP即時放款。貸款發放過程隨意,存在較大金融風險隱患。

不過,上述上市公司中有不少僅購置有醫美資產,而在較為知名的醫美行業公司中,已上市或有上市計劃的有新氧與藝星醫美。

醫美「暴利」背後:刷單、虛假買家秀、套路貸坑你沒商量

7月12日,新京報記者以學生身份電話諮詢了北京藝星醫療美容醫院、北京偉力嘉美信醫療美容門診部、北京清木醫療美容、北京美萊醫療美容醫院、北京三仁醫療美容門診部5家醫美整形機構。

需要注意的是,採訪中,上述整形醫院均首推花唄分期等方式,並暗示記者「最好別找我們做分期」。相比去年同期的採訪情況,整形機構對學生做醫美分期謹慎了很多。

隨着暑假的來臨,醫美行業迎來了學生潮。

顏值經濟的崛起同樣帶來了醫美行業的發展。如5月2日在美上市的新氧,2016年至2018年的毛利率分別為48.68%、82.62%、85.08%,逐漸增高。而根據玻尿酸生產商愛美客的招股書,該公司一款玻尿酸產品在2016年的毛利率達到了驚人的98.23%。

毛利率超85%?醫美行業上市潮湧

2、虛假醫療項目。「醫師」通過惡意誇大,對消費者進行過度醫療,甚至虛構消費項目,抬高消費價格。當醫療費用遠大於消費者承擔能力時,再誘騙其通過貸款中介機構進行貸款。

對此,億歐金融發文稱,醫美分期是消費金融行業最難把控的場景之一,企業若想深耕此場景,一方面要做到業務合規,杜絕「暴力催收」、「高利率」等行為,撇清「套路貸」嫌疑;另一方面,要加強風控。醫美分期的本質是金融,而金融的本質是對於風險的控制,只有企業對風控嚴加把關才能有效地控制欺詐所造成的高額成本,從而實現利潤的最大化,如此平台才能獲得更加長遠的發展。

醫美「套路貸」橫行當醫美行業快速發展時,醫美「套路貸」與「黑醫美」也在橫行。

事實上,此類「虛假買家秀」在許多醫美機構「流行」。7月12日,新京報記者以「整形」為關鍵詞在OpenLaw裁判文書檢索網檢索發現,僅2019年,就有675個關於整形的裁判文書,其中有相當部分裁判文書與醫美機構的肖像權糾紛有關。

新京報記者查閱多份行業報告與白皮書發現,醫美行業產業鏈一般被分為上游、中游、下游三個部分,上游主要是醫療器械、藥品等生產商和供應商,上市公司復星醫藥、雙鷺葯業、冠昊生物、新華錦等均收購有這類醫美資產。中游主要是大型醫院、民營企業等醫美機構,如新三板上市公司華韓整形、俏佳人,以及正在IPO的藝星醫美等。下游則是客戶,以及新氧與更美等連接醫美機構與客戶的美容整形電商平台。

新京報記者發現,隨着監管趨嚴,此類不合規的行為正呈現逐漸減少的趨勢。

根據WIND提供的數據,上述醫美行業中上游上市公司去年年報主營構成項目毛利率除新華錦為31.27%外,其餘公司毛利率在50%以上,其中毛利率最高的是雙鷺葯業77.5%。

2016年,新氧仍然處於凈虧損8103.6萬元的狀態,不過到了2017年公司就扭虧為盈,實現凈利潤1720.2萬元,2018年實現凈利潤5508.3萬元。該公司在2016年至2018年的毛利率分別為48.68%、82.62%、85.08%,逐漸增高。

「與前幾年相比,整形逐漸低齡化,暑期高峰期時學生群體會佔到70%。但是,整形手術不可盲目,要理性對待,一定要選擇正規渠道、正規的醫療美容機構和醫生。」7月12日,聯合麗格第一醫療美容醫院院長郭樹忠對新京報記者表示。

需要注意的是,藝星醫美的董事長陳國興,副董事長、總裁陳國雄出身自「莆田系四大家族」之一的陳氏家族,若順利成行,藝星醫美將成為莆田系第一家整容業務上市平台。

刷單、P圖?醫美機構存虛假買家秀

有業內人士表示,新氧的核心資產之一就是用戶在其平台上撰寫的整形體驗,但根據新京報記者2018年12月的調查,有入駐該平台的醫美機構以五元一張的價格收購用戶照片,「我們採購到一張未脫毛的腋下照片,那麼我們的美工將會用軟件為其『人工脫毛』,然後做成前後對比圖,用於新氧平台上的買家秀」。

■ 消費提醒今年6月,上海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佈《關於「美容貸」的風險提示》。

根據「1818黃金眼」2018年7月播出的節目,高中畢業的小吳在58同城上找工作時遇到了一個自稱招聘模特,並提供「一天3000元」工資的老闆。但對方表示小吳形象不行,「需要整容」,並授意小吳使用醫美分期APP「易美健」先進行貸款再整形。但貸款整形之後,對方卻並未提供工作機會,「打電話過去他說你現在變漂亮了,自己找工作。但實際上我對這次整形效果並不滿意,工作也沒找到。」

監管趨嚴 不合規行為漸少新京報記者注意到,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關於辦理「套路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明確了「套路貸」的定義,也強調對於「套路貸」行為要從重處罰。

北京藝星醫美表示,整容金額滿3000元就可以分期,資金不夠可以零首付,帶上身份證、銀行卡醫院就可以幫忙在百度、陌陌貸、螞蟻花唄等等貸款平台辦理。清木醫療美容表示,醫院有自己合作的貸款公司,但對於學生,必須滿18歲,否則需要監護人簽字才可以接單。北京美萊表示,可以推薦銀行做分期,具體要和銀行商量。而三仁醫療美容、偉力嘉美信醫療美容則直接表示「不提供分期」。

沒敢告訴父母的小橙只能「以貸養貸」。「債務壓垮學業,最後壓垮了我自己。」 2017年12月,在9家借款平台上借款以貸養貸的小橙,債務壓力最終積累到了33000元,最後只好把這件事告訴了父母。

對此,有不願具名的金融貸款行業從業者表示,這種情況可能是遇到了醫美「套路貸」,「在各類消費金融場景中,醫美很吃香,有分期平台的人員會長期駐紮在整形醫院提供貸款服務,這之中可能會存在管理不規範的。據我所知有的貸款平台只看身份證和芝麻信用分就能批款,而不看還款人的真實還款能力,甚至誘導貸款。最近,監管部門對醫美分期行業抓得也很緊。」

「我大三時進行了分期整形,最終貸款越滾越大,本息翻了兩倍,很自責。」去年大學畢業的小橙曾向新京報記者求助,「2016年,我因為自卑一時衝動去做了整形手術,分期了12000元,當時已經確定實習了,一個月3000元的工資。本來以為一年以內就可以還完的,但沒想到實習拿的工資減掉日常開銷還不夠分期。」小橙說。

新氧的招股書顯示,近三年來其業績逐年增長。2016年,新氧實現營業收入4909萬元,這其中有2922.1萬元來自預訂服務,1986.9萬元來自信息服務;到了2017年新氧營業收入飆升至2.59億元,其中1.15億元來自預訂服務,而信息服務則以1.43億元實現反超。2018年,新氧的營業收入進一步上升至6.17億元,其中2.02億元來自預訂服務,信息服務營收達到4.15億元,是前者的2倍。

不過,「黑醫美」以及「醫美套路貸」也隨着行業的發展逐漸壯大,成為了醫美行業欣欣向榮景象背後的隱患。

2018年,記者曾暗訪北京周邊的數家整形醫院,發現大多數整形醫院都提供分期服務,但根據機構不同,貸款的金額也不相同。如整形機構新星靚一名諮詢師表示其「與幾家不同的貸款公司合作,若整形費用過高可以找兩家貸款公司。但學生貸款不太容易,得嘗試,信譽好一點的學生頂多貸款3萬到4萬」。

新氧方面向新京報記者表示,該公司的調查小組對涉事醫院進行調查。若情況屬實,將對該醫院進行下架處理。今後,新氧將在有虛假嫌疑的案例上面添加標籤。此外,新氧將優化照片篩選機制,新氧後續還可能會添加面部動作審核機制,多措並舉,以保證案例的真實性。

4、隱瞞實際出借方真實信息並逼迫借款人返還高額息費。這些貸款中介機構在替實際出借方收取利息的同時,還收取高額中介費用,並往往通過網絡電話、短訊等各種方式轟炸式騷擾借款人以及其手機通訊錄聯繫人。

7月11日,更美APP市場副總裁王珺告訴新京報記者,「暑期高峰時期我們驗證用戶中學生的比例接近55%。這個數字在近幾年一直呈遞增趨勢。」

不良「美容貸」貸款中介機構往往具備以下特徵:

新氧副總裁王雅琴曾於2018年7月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從新氧線上數據來看,學生群體本身會考核信審模型,但由於學生沒有什麼社保公積金,也沒有固定資產去做抵押說明,一般情況下,學生走正規途徑,很難拿到比較高的授信額度,「1萬到2萬元已經特別高了」。但她也表示,線下方面可能有醫美分期或者小貸額度以不太正規的方式去放貸,「市場已經在做清理。」

多家醫美行業從業者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學生有着較為強烈的分期消費衝動,較易成為不正規整形的受害者,需要注意。

新京報記者發現,相對於明確存在整容需求,奈何資金不夠的「求美者」,有不少整形者是被求職等條件誘惑至醫院進行了醫美分期。

但在業績亮眼的背後,新氧也存在一定的隱憂,如根據騰訊新聞報道,新氧曾在2015年7月起進行了持續逾一年的刷單行為,希望和醫院「一起把數字弄好看一點」;新氧的員工一再向醫院承諾,刷單的數十萬金額,都可以在次日退還給醫院;新氧會在網上盜取整形效果好的用戶前後對比圖,然後偽裝成自己的案例上傳並展示在首頁或者置頂在社區。

而在整容醫院層面,2018年6月15日,藝星醫美向港交所遞交了上市申請。招股書披露,該公司營業收入由2015年的4.05億元增至2016年的7.23億元,到了2017年增至10.37億元,年複合增長率60%;凈利潤由2015年的1300萬元增至2016年的4920萬元,再進一步增至2017年的1.138億元,年複合增長率196%;2015年至2017年公司毛利率均超過50%,高於同行水平。

1、相關機構非常隱蔽。此類貸款多通過醫托或熟人介紹,大多集中在寫字樓、商場,未經預約無法進入機構內部,具有較大隱蔽性。此外,也存在部分正規機構涉險經營,以增值服務掩蓋其「美容貸」實質。

今日关键词:阿根廷大名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