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与牧民们在一起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共青城新闻网
点击关闭
您现在的位置娱乐新闻明星绯闻首页>>社会新闻>>正文

受访者-和平与牧民们在一起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吴哥窟禁止骑大象

    

    

    

牧民們編製出的彩繩 潘雨潔 攝

「他們為我們做的,大家心裏都有。所以,公司的事情大家都努力參加。」牧民西加說。「每次去家裡培訓,他們一定提前燒熱奶茶,蒸包子,下面片,怕我們吃不慣,還學着炒蔬菜,」一旁的索南措說:「去了十幾年,好像每次都是新客人一樣。」

說話間,同德縣牧民阿爸久多雙手熟練配合,八股彩色羊毛線已被緊湊地編成繩:「先要把牛羊毛洗凈,鬆鬆地攤開、一股股分好,再捻成線編在一起,1.5米的繩子大概要編兩個小時。」他介紹。

最初,參加培訓的不滿10人,學習時間長,做出的東西少,不少人半途而廢。但夫妻倆沒放棄,逐漸有鄰近縣、鄉邀請他們,2005年,兩口子來到海南藏族自治州同德縣,繼續開展培訓。

安鵬一家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和平與牧民們在一起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安鵬一家2002年在青海的合影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到了鄉上的大草原,帳篷里掛着牛羊絨編製的飼草包、青稞袋子、馬鞍墊、拋石鞭,都是牧民自己做的。「這些東西當地人看來很平常,但我們覺得很稀奇、有意思。」夫妻倆想到,牧民們可以用藏族特色手工產品多賺取一份收入。

2001年的第一次培訓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安鵬與和平都是在缺乏父母的陪伴下長大的,「我們的爸媽要做生意,特別忙,所以來青海時,孩子一直跟在我們身邊,」運營公司、去藏區旅行、做手工,「我們喜歡一個家一起做事情的感覺。」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制成各类包袋,兼具藏族特色和时尚感…    

安鵬與牧民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跟安鵬夫婦合作十幾年,阿爸久多覺得自己最大的變化是「眼睛打開了」:「以前,我覺得這些手工不可能當做產品賣,現在才知道傳統的技術可以用到新的地方,不會流失。」他已經用妻子的名字註冊了自己的公司,打算明年開張。

「剛開始做出產品要賣,很多人說『這種包我們也能做』。」安鵬曾擔心,參与的人越多,可能會影響自己的銷售,「但是後來想想,我們最初的目的不是『要做很多的手工藝品』,而是『要讓很多人可以做』。」

這些做工精巧的手工藝品,都來自於安鵬與和平的小鋪。他們是一對荷蘭夫婦。2001年,他們第一次接觸到青海藏區的羊毛手工製品,此後培訓當地牧民,創辦公司,把創意和設計融入藏式傳統手工藝中,幫助貧困家庭增加收入。

一待20年,這是夫妻倆也沒有想到的。但是,自從他們帶着一歲半的孩子離開平坦低洼的北歐海濱,踏上青藏高原一望無際的牧區草場,便與這裏結下不解之緣。

2001年在澤庫大草原的合影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羊毛變「洋貨」1995年,主修發展經濟學的荷平帶着丈夫來到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進行調研,發現「這裏景色真美,人們友好又有趣。」此前,除了在荷蘭見過中餐廳以外,他們對中國沒有任何了解。於是,兩人打算花兩三年「去轉轉,看看能做什麼幫助藏區的人們。」

杯墊大的羊毛畫上,草地、雲朵、江河盡收,勾勒精美;

如今,安鵬的父母已年過九十,兩個兒子在荷蘭、英國念書工作。夫妻倆隔一兩年抽空回去探望,生活的重心依然在青海。周圍有朋友勸他們回去:「這裏這麼辛苦,條件也不如荷蘭。」但夫妻倆不這麼想:「我們沒覺得很苦,我們喜歡住在這裏,跟人合作。」

安多手工參加第二十屆中國·青海綠色發展投資貿易洽談會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學織圍巾,有人連簽子都不會拿,兩個手攥着(簽子)亂戳呢!」跟夫妻倆工作十幾年的索南措回想當年在同德培訓的情形,不禁失笑。「但他們會自己琢磨,熟能生巧,現在一到冬天,手工織的純羊毛圍巾很快就賣光了。」

當地牧民幫助抬車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牧民們的「一扇窗」「看,這次新做的,」和平露出腰上一根圓圓的彩繩,「他們把拋石鞭的編法改了一下,我覺得系在腰上也很好看。」

    

一家人在澤庫大草原上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沒認識他們(安鵬夫婦)以前,我們都在放牧,」阿爸久多的鄰居豆拉才讓表示,「現在每月大概有1000元的額外收入,還不耽誤家裡的農活,不分冬夏都可以做,對生活有穩定的幫助。」

他們是怎樣與藏區羊毛手工藝品結緣的?

牧民們接受培訓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於是,夫妻倆決定給牧民們培訓。「把包包的大小、樣子畫紙上,讓他們照着做,告訴他們客戶要裝多大、多重的東西。」和平介紹,羊毛擀氈、捻線走針、樣式配色.。。夫妻倆請來瑞典的手工藝品專家,手把手地教。

    

彩色印花條紋縫製在原色羊毛布上

是什麼讓他們留在青海20年?

實現兒時夢想、收穫跨國友誼的故事

    

牧民們在家裡織布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十幾年間,安鵬夫婦與牧民們互相幫助,公司像個大家庭。豆拉才讓的女兒小時候弱視,他倆帶孩子到兒童醫院做手術;知道牧民們有風濕,每次去鄉上都帶膏藥給他們貼在身上;過年,每家都能收到夫妻倆的禮物:大鋁鍋、絞肉機、電飯煲、床上四件套…

「公司應該一直往前看,」安鵬認為,與其擔心別人做什麼,不如花心思開發新創意、新產品。「我們最願意看到,將來青海的藏族特色手工藝品被更多人知道,牧民們也可以獨立設計製作符合客戶需求的產品,自己運營公司,不再需要我們這些外國人。」

2007年,安鵬夫婦創辦了青海安多手工藝品公司。每隔一月,他們從海南、黃南各縣的60餘戶家庭中收集羊毛布、手工製品。平時,安鵬負責打理鋪面、聯繫客戶、接受訂單,和平忙着與裁縫們一起設計花色圖案,對牧民們的手工品進行加工。目前,產品以批發為主,拉薩、成都、雲南等地均有固定的進貨商。

來看看這對荷蘭夫婦在青海藏區

2001年,安鵬夫婦教英語的學校的藏族孩子們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鋪子里的毛氈掛件 潘雨潔 攝

如今,澤庫縣乾淨筆直的公路貫穿兩側的廣闊草場。二十年前,這裏尚未修路,北京吉普去村裡要塵土飛揚地開兩三天,「一路上,我倆緊抓着車把手,顛得快跳起來了。」和平回憶,有時陷進草皮,近十人前拉后推,半天才能出來。「安鵬還不適應海拔,頭疼好幾天。」

    

安鵬一家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安鵬夫婦的鋪面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2000年初,夫妻倆來到青海省黃南藏族自治州澤庫縣教英語,並跟當地政府一起,給學校建公共衛生間、打水井、聯繫醫生教孩子們做健身操,慢慢結識很多朋友。一次,有位老師對和平說:「真想帶你們去看看我的家鄉,那裡的人們更需要你們幫助。」

    

    

    

用「恩賜」回報更多人「想想很有意思,」和平說,「我小時候特別喜歡織毛衣、勾花邊,家裡也有個小小的縫紉機。」在她看來,做自己喜歡又很擅長的事情是種「恩賜」,雖然舉家來到遠隔重洋的中國青海,但也正是在這裏,心靈手巧的她又找回兒時溫暖熟悉的記憶,並用這種「恩賜」幫助了更多人,「我覺得很幸福。」和平說。

但是,當時條件有限。「做一顆扣子,要用木頭或者牛羊骨打磨很久。沒有剪刀、尺子,大家用手比劃,對尺寸、單位沒概念。」曾有安鵬的朋友訂了100隻手提包,結果做好的包上口袋縫得有高有低,布蓋子耷拉下來長短不一,「根本沒辦法賣,」安鵬說。

2019年安鵬在果洛藏族自治州瑪沁縣培訓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今日关键词:豫章书院教官涉案